你佚哥。

懒癌晚期。

鹅靠靠靠靠好好看!!!!!我买!!!啊!!

景枫@《一期一会》预售中:

终于一宣啦~ 感谢@想食烤肉 帕博太太绘制的封面和明信片,真的太好看了!!还有感谢@疏御 基友百忙之中帮忙校对ww

预售走淘宝,拍付链接二宣的时候会放出,希望大家多多关注!(二宣预计在预售前1~2天)

有任何问题欢迎通过微博私信/QQ/lof私信联系我 

如有预售时间不能购买的太太,可以私信我预留本子ww 

第一次出本子,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请多见谅! 总之感兴趣的话就来买一本吧ww

(试读在第二页哦)

【求赞推荐分享,谢谢谢谢谢你们!】

这次是唐亚……。练笔〈2〉ooc小甜饼。

亚瑟有一些感冒。
此时他正和唐晓翼站在布置的喜气洋洋的餐厅跟前,说是喜庆,不如说有新年氛围,只不过服务员统一的鲜红着装让他不自觉联想到了这个词。
其实出来吃饭也是他提出来的——过节嘛,当然得要有一点氛围。所以当唐晓翼半是无奈半是迁就地斥责他时,他只是耸了耸肩。我能怎么办,我也没有办法呀。
而现在在餐厅门口站定的亚瑟打了今天第二十个喷嚏,唐晓翼更加后悔出门了,皱着眉走过去将亚瑟脖子上的红格子围巾往上拢了拢,把这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的脸埋了大半在围巾软和的布料中,只露出了蕴着水汽的碧蓝眼眸和冻的微微发红的眼角。
“像小兔子一样。”唐晓翼冒出了这个想法。
而对方显然对他这有些报复一般恶趣味的行为感到不满,伸手将围巾拉到下巴呼出几口白气,佯怒抬手拍了一下少年的肩,又将冻红的手掌放在了他后颈热热乎乎的皮肤上。
唐晓翼不出所料的打了个冷颤,回过神来,抓住了对方做乱的手,却又面无表情的放开了。亚瑟有些意外,正要开口却被他打断。
“你身上怎么这么凉……。”
对面高自己半个头的人张开了双臂,冲自己挑挑眉。
“过来,我抱抱。”

唐亚唐练笔〈1〉。意识流人称迷。可能是小小小刀(……)。

他没有回答那人的话,只是望着他,一直望着他。

他看过去的目光幽深而温柔,像一波湛蓝的湖水泛着磷光。而他眼中被镌刻进去的少年也是如此,只是望的不是他,是病床旁洁净无暇的玻璃窗外的一碧如洗的湛色天空。

“孤寂。”

他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了这两个字。那遥遥望过去的目光,总会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朦胧渗透进去。

大概就是如此吧。他垂眸,眼睫轻颤又合上,忽而又抬眼定定看着少年,再也没移开视线。

那有些瘦削的脸颊上丢去了平日里藏着戏谑挑畔的自信笑容,代而取之的是病态的苍白肌肤。少年身上罩着不太合身的宽大病服,稍有脱色的蓝白竖纹衬得他的肤色更为苍白憔悴,像从前木窗上老化干脆的白纸,一碰就会支离破碎。少年半侧脸颊渡着午后苍日的三分微光,棕眸里水盈盈地映出一片裹着浮云的空旷的天,若隐若现的疲累光点。

这是独属于他的天空与梦境,也是早已荡然无存的他的一切,他的世界。

唯有少年本身一头蓬松栗发如初,却也再无从前生机。
偌大的碧空本与少年格格不入,而在他凝眸与上天对视时,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吻合,几欲融为一体。

因为他们都带有同样的孤独的味道。

他怔怔地发了神,恍然间想起少年曾说过的话。
就在少年回头,轻轻弯了眼睛冲他笑的瞬间,他蓦地忆起了。

——“我愿意离开,因为我曾经活过。”

——“能够遇见你,我已经知足了。”

卧槽啊太棒了吧呜呜呜呜

二十人:

好久没画惹 画了点埃奥埃()
点图我在画的我只是想等秋游一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