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串子不能吃

这里串子。一条杂食咸鱼画手文手。拖延症晚期。欢迎扩列。

【曦澄】同居三十题〈2〉


◎一同外出购物。
◎人物归亲妈ooc归我
◎影帝x影帝(感觉这个设定没卵用……)
◎开学缓缓缓缓更。不坑,吧。
◎如有雷同请无视(。)

“阿澄,要不要和我出去买点东西?”

江澄迷迷糊糊刚刚睡醒,就听见跟前男人说了这样一句话,吓得他起床气都没了瞬间清醒。

“什么??”

江澄瞪大了杏目像一只炸毛的猫咪猛地从床上坐起,一脸不可置信。“蓝曦臣你是不是傻了???”

“没有啊。”罪魁祸首坐在床沿一脸无辜,“要过年了出去走走添点年货不应该吗?”

“……”江澄很无奈,江澄很绝望。他送了一个白眼给蓝曦臣,遂又躺下。“不怕被狗仔和粉丝发现的话,你要去就自己去吧。我不管了。”

“有进口狗粮,你看看妃妃茉莉小爱它们要不要……”

“汪汪汪!!!”

江澄:“…………我没你们这些狗。”

于是在蓝曦臣和狗狗们的威逼利诱(pei)下江澄不情不愿的换衣洗漱顺便吃掉蓝.国民好男友.曦.妻奴.臣早早蒸在锅里的营养早餐,在出门之前还不忘拽下衣架子上两副能遮半张脸的蛤蟆墨镜和两只黑色口罩,两个球帽,两人整装完毕后说白了就是俩黑社会老大,雄赳赳气昂昂一前一后出了门,回头率一路飙升。

毕竟是影帝,住的当然是高档小区,小区里就有大型商场。两人也没走多远就到了商场,不过可能是因为气质过于像黑社会所以被认出的粉丝和平时相比就翻了倍。江澄看着蓝曦臣温和的笑着给粉丝打了招呼又签了名走过来,接过他手中的购物车。“阿澄还有想要的吗?”

江澄往购物车里望了望,摇了摇脑袋。“没了。”

“那好,我去结账,你去门口等一下我。”蓝.心机.曦.腹黑.臣简单交代了一下就推了车往收银台那边走去,快到的时候他突然转过头看了看,确定了江澄已经到了门口才伸手把旁边柜子里的一个粉色小盒子捞进购物车里,迅速结了帐。

“久等了,我们回去吧。”江澄抬头,看见来者笑得灿烂到晃眼,默默应了声转过身子走在了前面。自然就没有看见藏在一堆狗粮中间的小盒子。

看样子,回去得大干一场啦。

tbc.

江澄:还好我有戴墨镜。

(我觉得我有必要改成段子式……文风多变。呕。)

悄咪咪放个英语课摸的大宝……我不要脸,写文写不出画画画不好。qwq占tag致歉。

很不要脸了。没脑洞写不下去只好开新坑,然而修文修到吔屎。

这样的我写了一篇林秦……内容大概是b站那个蝴蝶效应的视频改……我想问问写be好还是he好……qwq原谅我占tag!!

【曦澄】同居三十题


◎相拥入眠
◎人物归亲妈ooc归我。
◎娱乐圈设定大概…(影帝x影帝)设定已交往。
◎开学缓缓缓缓更x应该不会坑。吧。

在有些刺眼的灯光下又把今天新拿到的剧本看了一遍,蓝曦臣闭着眼默了几遍台词确认已经熟悉了,这才放下手中的剧本。抬头看看钟表上显示的凌晨两点的时间轻轻叹口气,本想着再整理一下明天的日程安排,但时间已晚,只好作罢。他轻按住手腕活动了一下关节,起身关掉了身前已经工作了好几个小时的台灯。由于待在灯光前过久,关掉了灯蓝曦臣也觉得视线前方一片朦朦胧胧的荧绿色,脑袋也隐隐胀痛,忍不住抬起手使劲按了按额角,转身走出书房带上了门。这几天因为要拍新剧,所以三天的睡眠时间加起来一共也就不过十个小时,头昏脑涨已经是很正常的了。在洗漱之后,蓝曦臣举着湿漉漉的手借着镜子上方白的渗人的灯光望着镜子里面色苍白眼角乌青的瘦削青年愣怔了一会儿,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将手在干毛巾上胡乱抹了两把关掉灯回到了卧室里。动作轻缓地关上了门,蓝曦臣轻手轻脚地走近了床边,果不其然,那位倚在床头穿着有些大的紫色睡衣的青年已经睡着了,不过看起来才刚睡下不久。同样是现在当红的影帝,工作量也差不了多少,江澄自然是好不到哪儿去。蓝曦臣轻轻垂眸,目光移到熟睡的男人身上。那个人薄唇紧抿,浅浅的呼吸着,睫毛随着呼吸轻颤。乌黑的发丝柔软地散落在他的肩上,宽大的衣领下露出大片紧致白皙的皮肤和有些突兀的好看锁骨,姿态没有一点防备的意味。蓝曦臣就这么盯了他半晌,面颊上悄悄浮现起一抹温柔的笑意,轻唤了一声“阿澄”,见人是真的睡熟了没有一点反应,才小心翼翼地将抱枕撤下,把人儿平放在床上掖好了被子。蓝曦臣伸长了手臂够到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调高了几度,自己才睡了下去。刚阖上眼,蓝曦臣就感觉到旁边睡着的青年动了动,他稍稍睁眼看着那个不安分的人,猜想着他会不会被自己吵醒了。正想着,那个人儿就朝着他翻了个身,胳膊正好放在他结实的腰上,青年却轻轻嘟囔着什么似得,又把蓝曦臣往自己那边揽了揽,就像小孩子撒娇似的,把脸埋在他的怀里还觉得舒服一般,轻轻蹭了一下,这才安分下来,不动了。蓝曦臣被这小孩子气的动作逗笑了,但是没敢笑出声,只是心情极好的搂住了怀中的人,在他的发丝上落下一个轻吻,轻声道出几个字。
“晚安,阿澄。”